河南文学网 玄幻魔法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番外之雾琊全文终

番外之雾琊全文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作者:澄夏| 类别:玄幻魔法

    我出生一个富贵家族,从出生就是父母手心里的宝贝,母亲和父亲两人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父亲很爱很爱母亲,所以我从出生就被满满的宠爱呵护成长的,从我的名字李双宝就能看出来父母有多恩爱,有多疼爱我这个独子。

    父亲李文豪是徽桑城的城主,因此我生下来就衣食无忧,可这一切,在五岁那年全都变了,那是一个可怕的噩梦,一个改变我一生的梦魔

    五岁那年,母亲李斐爱上了一个青年才俊,名叫齐文盛,为此,李斐时常制造与齐文盛意外相遇的机会,可是齐文盛却始终因为李斐是个有妇之夫,甚至还是城主夫人而避着她,一直不肯与她亲近。

    这让李斐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最终甚至产生了一个荒谬的念头,那就是和李文豪和离。

    李文豪得知此事后,竟然很平静,不仅平静,甚至说愿意帮助李斐得到心爱之人的心,李斐为此既是感激又是自责,却不知,一场共赴地狱的血腥盛宴就此展开了

    李文豪是真的帮助了李斐,可是却用了极为血腥残酷的疯狂手段。

    他居然命人将齐文盛绑到了城主府,亲自动手活剐了齐文盛,挖了他的心切碎了顿成了汤,送去给了李斐。

    李斐本来就因为李文豪的慷慨无私而心怀愧疚和感激,对于李文豪亲自送吃的的好意,自然不会拒绝,两人围桌而坐,李文豪目光温柔专注的看着李斐一口一口将那盅汤喝下去后,才温柔的笑道。

    “斐儿,你看,你想要的我都帮你得到了,那么你是不是也该回报我了?”

    李文豪的一句话让李斐有些听不懂了,疑惑的看着李文豪,这才发现李文豪的神色有些不对劲,明明依旧温柔如水,明明看着她的目光依旧充满了宠溺和爱意,可是带给她的不再是以往的温暖,而是一种毛骨悚然的寒意。

    “斐儿,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应该高兴的,你想要齐文盛的心,我帮你弄来了,不仅弄来了,还被你吃到肚子里去了呢。”

    瞬间,李斐只觉惊雷盖顶,惊悚的看着李文豪,整个人就那么僵硬在了原地,半响才全身的功能才运转,胃液翻涌,瞬间剧烈呕吐起来。

    李文豪却在这时温柔的给她递上了手巾,满脸宠溺道:“斐儿你没事吧?为什么吐了呢?它明明是用你最想要的心熬制的,你应该很喜欢才对”

    李斐根本说不出话来,一阵阵的恶心让她恨不能晕过去。

    李文豪也不介意,继续温柔的道:“斐儿,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作为交换,你也把你的心还给我吧,它本来是属于我的,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李文豪指着李斐的胸口喃喃道,脸上色神色是那般温柔深情,可眼底早已卷起了狂风暴雨。

    他那么爱斐儿,对她那么好,恨不能把全世界都给她,她怎么还能爱上别人?那颗心给了他李文豪,怎么还能再收回给其他人!

    “你你疯了吗?李文豪你醒醒!你想要干什么?!”

    那天,溅起的鲜红血液,那般滚烫,我永远都记得,那样红艳刺目的颜色,我冲进母亲的房间,亲眼看到父亲一剑挖出了母亲的心脏,那鲜红的心脏在父亲的手心中还砰砰跳动着,鲜艳,新鲜,美丽,鲜活,真真实实的被父亲呵护的握在手心里。

    而母亲,瞪着一双惊恐和不敢置信的眼睛,轰然倒下,鲜血晕染了那上好的地毯,晕染了我最为纯粹干净的世界,从此留给我一片鲜红的颜色。

    那一天,父亲杀死母亲夺取了她的心脏后,招呼着我坐在了他的身边,温柔的犹如往常一样宠爱的抚摸着我的头,跟我说了很多很多。

    说了他和母亲的过往,说了那些年少单纯的美好爱情,说了他有多爱母亲,可是母亲背叛了他,母亲爱上了别人,他对母亲那么好,明明他们从前是那么的相爱,却抵不过时间的消磨,抵不过长年累月的习惯,因为在一起太久而消磨了彼此的新鲜感和爱意。

    父亲不能接受,所以他没有在沉默中选择死亡,而是选择了彻底爆发,彻底的黑化了自己。

    那一天,我亲眼看着父亲将那颗心脏一点一点的小心翼翼极尽呵护的吃入腹中,耳边父亲温柔的话语犹如魔咒一般,伴随了我整个童年,甚至还会伴随我的一生。

    “宝儿,你记住,这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的,想要永远的得到一个人的爱和陪伴,唯有将她吃入腹中,与自己的骨血相融,那么才能永永远远真真正正的在一起。”

    “宝儿,若是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心,让她心里有你,若是付出没用,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吃了她的心,让那颗心永远存在自己的身体里,这样别人就再也夺不走了,它就会永远属于你一个人的”

    “宝儿,父亲爱你的母亲,很爱很爱,爱到疯狂,如今我再次得到了你母亲的心,也要和她的人永远在一起了”

    然后,我被父亲亲手丢弃在了涟城,那个地方离徽桑城隔了两座城,对于五岁的我来说太过遥远,根本不可能找到回家的路,于是我走丢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父亲,脑海里关于父亲和母亲的,也只有那一片鲜红的颜色和那些深情宠爱的交代。

    而在我长大后再次去了一趟徽桑城才知道,那天父亲见我丢下回到城主府后,就遣散了府里所有的下人,然后一把火烧了整座城主府,抱着母亲的尸体一起共赴黄泉了。

    后来我被一对村民夫妇收养了,可是因为日日夜夜梦到那一片血腥和那些父亲温柔的叮嘱,让我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念头和想法,一种冲动慢慢滋生到最后无法压制。

    我开始对家里养的鸡鸭下手,我挖出它们的心脏,那一刻会让我有一种极致的满足感,一种非常安全的感觉。

    可是没多久就被那对村民夫妇发现了,他们看向我的眼神就好似看待怪物一般,那般惊恐害怕,那般厌恶嫌弃,于是我被他们丢了。

    那时候我已经八岁了,被丢弃后就过上了乞讨的生活,虽然还有对于父母的记忆,还知道徽桑城,可是我去不了,也不想去。

    在养父母家生活了三年,让我有了一种归属感,我爱这对夫妇,他们在发现我挖心之前,对我很好,以为他们已经三十多岁了却没有孩子,所以一直将我当成亲生的一样疼爱。

    虽然吃的都是粗茶淡饭,可是他们对我的关怀和照顾却是真心实意的,所以我爱他们,我不想离他们太远。

    那个时候的我天真的以为他们只是被突然看到的血腥画面吓到了,等平静一段时间一定不会怪他的,因为他们是真心的爱我,对我好。

    可是结果证明我错了,父亲的话是对的,这世间,真正想要一辈子的留住一份爱,一个人,一颗心,唯有吃了那个人的心,这样她的心里除了我一个,就再也不会有其他人了,再也不会关心除我之外的人,也不会抛下我了。

    十岁那年,我发现养母怀孕了,她和养父是那般激动,见到他时是那般的警惕戒备,恐惧又嫌恶,他们让他滚,说他是怪物,让他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于是我走了,也正式打开了属于我人生思想的大门。

    当天晚上,我趁着养父母熟睡时,去了厨房拿了一把锋利的杀猪刀,轻轻的潜入了他们的房间,动手杀了他们,然后吃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