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学网 > 雍正裕妃 > 第275章脑残般的挑衅

第275章脑残般的挑衅

“你倒是不拘身份,总是纡尊降贵地来我屋里窝着,也๣不怕人说道。”我接过荔枝,对她笑了笑,避开了她的关慰。

我始终是睡不惯养心殿的床榻๧,半梦半醒间不知睡了多久便就醒来。

我为年氏求情的话说完,本做好了胤禛震怒斥责的心理准备,可入耳的只是他淡淡问了句:“可是有人寻了你的门路?”

“裕主子这话说的奴才可就惭愧了,这是奴才应该做的。”小东子顺ิ嘴接了句,接着四下看了看,发现周围没人,又稍稍靠近了些,压低声音补了句:“师๲傅交代奴才在宫中多照应着些裕主子,裕ษ主子但凡有事只管吩咐便是。”

当野菜特有的清香混合着米粥的温润在口中化开时,不知怎地眼眶竟开始有些发涩。红颜未老恩先逝,最是无຀情帝王家,当年的那些情意与默契早ຉ已不复,如今便是回忆也不敢多想,就连午夜梦回,也๣从未期许半分,只怕想多了便会如同那些深宫怨妇般守不住自己的本心,变成因爱、因不甘、因怨怼而不择手段的疯子。可有时也会去想自己和他到底是怎么走到如今这般,到底是我变了,还是他变了,亦或是我们都变了。

“主ว子可想好了打算?”素芸在知道我的心思后,如此问。

问过弘昼的学业和宫外庶务的事,我将话题转向了近日宫内的那ว些风传,问:“你皇阿玛如今甚是看重于你,你可欢喜?”

将自己的意图与素芸提了句,也๣想听听她有什么好的想法,倘若她当真能ม说出什么เ法子,自己也不怕一试,当然也๣会做好防备她反咬一口的措施。即便不能,也๣想听听她会怎么说,看看她留在自己้身边做事的态度到เ底是积极帮衬还是仅作壁上观。

floaທt:๘left;

郭常在过年那会被安置到เ了景仁宫住,每天早上给皇后请安回来后,都会过来给钱氏见礼,平时大多时候也๣都是本分地在自己屋里待着足不出户,这人安静的经常会让人无视掉她的存在,由á此可见是个谨慎懂ฦ事的。

将这件事留给宫外的人去查,我也๣不再着急过问,只是脑子里自从再次想起春儿这个ฐ名字,就一直挥之不去,眼前总是交替出现初ม识交好时她纯真的笑脸຀和最后见她时那狰狞疯癫的模样,即便当年花心思救了她,可是心中ณ对她仍是有着愧疚,毕竟若非是自己้出现在这个时代让胤禟动了心,又如何会累及她经历那ว些不堪,即便后来她陷害我,那ว也是我无຀意中ณ犯下的因果,我无法始终记恨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反问,唯有沉默。

“往我家里送宫里的消息,让我母亲因担忧而病倒,也有你的参与?我父亲饮酒过量病故也๣是那ว人安排的吧?”提及耿家父母的故去,我的语气中满是清冷肃杀。

趁着她见礼的时候打量了一番๘,对她也๣有了个初步的印象,不过久ื居深宫的人都懂得如何隐藏自己้的真实性情与想法,眼见并非为实,想要真正了解这个ฐ人还是只能慢慢相处才知道。

“你有太多人惦记,不缺我一个。”我垂眸一笑,语气很淡,微酸而苦涩。

胤禛平日里都是久ื坐批折,鲜少再有时间锻炼。景仁宫就在养心殿的旁้边,就这几步路的距离,今个必然是步行而来。

“那……主子现在又从吃食过去,岂不更让皇上误会主子有所图?”锦绣听得有些糊涂ิ。

“奴才……奴才觉着秀儿唤起来亲近,锦绣唤起来喜庆,奴才喜欢什么เ不重要,只要主子高兴就好。”锦绣想了想,意识到许福多和冬梅服侍的时候也很少说这句开场白,也๣就顺着我的意思改了口。一开始回答的时候,她的声音很小,说到后面似乎觉得这个ฐ回答挺机智,挑不出什么大毛病,语速也๣就轻快起来,不经意间透露出十一岁小女孩的天真稚气来。

屋外的夜色渐沉,养心殿那ว边仍旧没有消เ息传来,心中的情绪已๐经被努力强压下,但屋内的暖融让心底升腾的烦躁始终挥之ใ不去。起身踩着平底的棉布厚底绣鞋披着大氅走出屋去,站在回廊上望着天上未满的冷月,让凉风将心头那把无名火慢慢冷却,直到เ感觉身体有些发冷,却还是不想就这样回到那ว个让人闷得发慌的屋子里。

亲自安排好人手的事,想到เ掌事宫女的人选,脑海ร里突然浮ด现出一个ฐ念头——若是那个在太后身边伺候过的姑姑能ม收为ฦ己用,成为身边的掌事宫女,自个是不是能ม轻松不少。

选婢子这件事原本就说好是我来主持,钱氏在一旁也没打算插手,可是现在听我这么一说,就来了精神,毕竟这件事说起来也算和相看儿媳妇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