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父楞了一下他狐疑的看了看向雨扬然后扫视了一下华小虎然后很坚定的回答华父说“是呀这没错啊还跟我女儿补课补得不错呢成绩也有所进步现在可是上路了呀我记得有一次上班的时候还跟你提过他呀?”

这时候最尴尬的是向雨扬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说话不是不说话也不是。华家的人也๣没有跟他说什么话也没有把他怎么เ样。这时候的整个屋子一下子的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

向雨扬跟华小虎的脸຀此时显得惨白得无一丝的血色华小虎的手脚都有点发抖了。

向雨扬有点不知所措的笑了笑算是回答并且回问候了对方。华小虎跟他介绍说“向老师๲这位是我的小姨这个周末的时候来我们家的她去年师范毕业现在在一所小学任代课老师呢”

但是都被华小虎拼命的找理由搪塞过去了可是这次却因为考试的问题๤使得家里的人坚定了邀请的决心也想表示表示一下谢意。

苏雨荷瞪了他一眼不过这回没有跟他急她说“我妈妈下周打算来给我当伴读呢她一来我就好不自由啊这样压力也更大了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เ想的考试是我们的事情他们着什么急呀”

于是向雨扬又说出了自己的难处并且很真心的求苏雨荷。苏雨荷没有办法终于答应了他。

向雨扬吃了一惊他打断了叶雨欣的话问道“什么เ?你有男朋友了?丫头你不用心的读书这么早就谈恋爱不好啊”

就那ว么เ一会儿陆鸿宇就到เ了他把车锁在校门口就跟着苏雨荷一边往大街上走一边问苏雨荷“向雨扬到底出什么เ事情了跟谁发生了冲突?”

苏雨荷摇着头说道“我真的拿你无຀语了别ี老是这么不正经好不好?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说拉倒了还想我请你吃饭呢”

所有的事情等自己้过了高考这一关了再说吧他对自己้安慰着说等到เ了大学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独立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去学了学习也๣应该很轻松没有什么升学的压力那ว时候学什么เ不可以呢?他又不满自己用这样的心理念头来安慰自己大学难道就是天堂吗?自己้苦苦追寻东西难道那ว一切就真如他们所说的美好吗?真的就是自己้的乐园吗?自己้这样的努力所谓那ว般呢?

向雨扬回过神来注意到เ自己走到了校长室的外面。他发觉那争吵的声音正是来自校长办公室而那ว争吵的声音里正有自己熟悉的人——班主任杨老师。

向雨扬没有直接回应他的话题而是用一种猜测的口气问道“是不是跟家里闹别扭了?怎么显得这样的悲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