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丹阳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你问的问题很尖锐我回答不上来但既然他跑来了肯定有他的理由宫富林是个ฐ狠角色这个你应该看得出来这人认识复州湾的两个老大而且关系据说都不错再加上我们现在几乎可以确定在列车上下手杀人的正是他由á此可见这人的手段一定很高至少是个ฐ杀人不眨眼的家伙”

她知道自己้这时不应该想这些但她是个女孩子怎么เ可能禁止她想呢?

这个ฐ时代不相信武力只相信钱๥和权力。

张丹阳和那个漂亮的白警官现在的工ื作重点是在调查后一条线现在小组的其它成员也都在按他们提供的一些线索进行后勤的协助工作。由á于本案是和铁ກ路方面协同的完成的有些工ื作无论如何一定要交由á铁路方面配合完成这是规矩如果公安什么เ都能解决要人家铁ກ路警察做什么呢?

张丹阳赞许地点了点头目光里有一些特别的东西白莲花感觉脸又红了。

“唉我也不清楚富林他出去好几年了偶尔才回来看看我怎么想到就出了这种事?那帮人可太恨了他们是要往死里整啊警察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

他放下电话眼睛里满是惊讶和迷惑张丹阳试探着问道老方~~~?

张丹阳和白莲花对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方所长把手摊“当然收到เ了不过这个登记簿没有照片再说这小子已经走了五年了谁还记得他的长相你们不说我是根本认不出来的照片上的这个人和我记忆中的成松差别ี很大的。”

听完了李建新报告铁路治安处宋德林处长说道“李处长那位白警官就是那个警界一枝花她说她曾经看到了犯罪嫌疑人的正面但是为ฦ什么我们铁路警方在现场搜查时动用了五十多名警力却一无຀所获根本没有找到这个ฐ叫宫富林的人呢?”

白莲花向张丹阳使了个眼色张丹阳眉头紧锁忽然上前拉住那人的胳膊把他拉到เ了一边。

邵ๅ丰呆了一下脸຀上随即变色。

白莲花和张丹阳交换了一下目光心中不由á得一阵沉重。

两个人因为这个推论不成立而沉默了一阵然后白莲花向张丹ล阳说出了刚才李美娜的那条惊人信息。

如果邵丰说的属实这就是说一上午的时间里有一套钥匙基本上都在李美娜手里可能是她在某次经过九车厢时忘了锁了但据她的回忆她肯定没有忘记过这是一个问题;而另一套钥匙则经过了几个人之手随时能打开各节车厢也就是说这另一套钥๓匙在某个时间打开了九车厢的门并且忘记锁的可能ม性显然更大。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