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各位哥们姐们我也๣不傻我知道大伙心里很委屈对我意见很大甚至挺恨我的。说老实话我心里和大伙一样不好受。我这个总编当的真是王八钻灶坑——憋气又窝火。我在社里社外都抬不起头啊但是呢我还是那句话信不信由你困难是暂时的前景是有亮儿的。投资方态度很明确决心也非常大。刚才董事长还跟我通电话呢他表示一定兑现承诺一定合作到底。我是相信他们哪他们绝对是有实力的只是目前๩资金周转不开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的。他们为啥现在不露面呢?就是在外面张罗钱๥哪再者说了我们还有主管部门吧主管部门对他的下属单位不会坐视不管吧?我再把话说白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有我二哥在上边当头儿近水楼台先得月吧他不会看我的笑话吧……”

“两会”后金风主动要求去发行部做了闲云野鹤。虽然小庄子等人滚蛋了但是报社ุ并没有任何起死回生的迹象。他是想撇开无聊的编采业务借发行之名走亲访友、东游西逛偶尔再从关系好的企业拿几个赏钱。报社不开资一家老小却还要吃饭啊。

金风说“没事儿两会报道你就让方竹牵头但是我也参与我给她做报道顾问具体把关指导这行了吧?两会报道如果搞得不错方แ竹当这个ฐ要闻部主任也就没啥说的了。”

马善拍天生一种“大内总管”的独特素质既会哄领导开心又善替领导分忧。他见何川美滋滋地看着人妖便逢迎着说道“老大这人妖简直比纯女人还漂亮啊”

何为十分尴尬额头渗出虚汗他强作镇静却难免结巴๒“我……暂时还……列不出具体的……时间表……但是不会遥遥无期的……不会的……”

外科主任听说方แ竹是《都市快报》的记者便对她说“前几天你们报社有个叫王滨的记者来我们医院暗访说我们医院服务态度不好卫生也不合格要给我们登报批评。院长正为ฦ这件事着急呢能不能求你给通融一下别给咱们曝光?”

86

伊莎就那么默默地流着眼泪。金风不得要领地一边摩挲她的头发一边安慰说“别委屈啦这不是回来了嘛”

“我沉痛地告诉大家我们已经亏损五百多万啦我们已经没钱再往报社投啦从下个月开始呢大家的工ื资只能ม挂账啦啥时候有钱๥啥时候补吧……”

“我看就是一个土匪。”

柳飘飘却一副成功者的姿态美滋滋地拿了一捆报纸打辆出租车直奔浑河南岸去鹤飞集团面见孙鹤飞。

80

第二天白久刚来到约定地点和厂办主ว任接头。

厂办主任在上司面前๩抖起机灵“老板咱不理他们行不?警方都认定自杀了记者还能整出什么花样来?”

76๔

方竹也优雅地跟张小鸥碰了一下茶杯并很得体地说了一句“张部ຖ长就是义气”

金风感慨地说“作家冯骥才说过‘当老天拿走你一样东西的同时一定会还给你另一样东西就看你是否发现。’这几年一出接一出的闹剧耽误了我们很多也弄得我们很烦但是也增加了我们的阅历。咱不能让这些阅历白费了。我每天都在悄悄的做笔记把生旦净末丑的表演通通记下来。”

第二天的谈稿会上柳飘飘却拿出了好几篇“老百姓畅谈党代会”的稿子第一篇是记者来到中ณ山公园留着白胡子的李大爷一边打太极拳一边说“东北要振兴辽宁要先行”……;第二篇是记者来到沈河区农贸市场穿着花格衣服的王大妈一边买黄瓜一边说“辽宁搞的好不好关键就看党领导”……;第三篇是记者来到เ商业城那个抱小孩的小媳妇一边挑胸罩一边说“火车跑的快全靠车头带”……;第四篇是记者来到铁路中学操场上踢足球的中学生,一边擦汗一边说“如果没有党什么好事都别想”……

“嗯?”小庄子一下子噎住了。但是他岂肯认输?于是立马无理狡辩“可是长征的队伍里不是还有女红军吗?她们就没有在途中怀孕生小孩的吗?他们算不算红军呢?啊?算不算?再者说了我这不是随便打个比方吗?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小庄子后面的话故意拉起长音儿一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样子“你们要培养新า闻敏感力要善于浮ด想联翩不要死心眼不要一根筋儿你们明白吗?”

伊莎忽然想起了什么เ嬉笑着说一句“对了我给你喝点好酒我自己不喝酒就想不起来。”伊莎说着从碗柜中拿出一个葡萄糖瓶子里面的液体就像红糖水。伊莎一边往杯里倒酒一边说“这是我从我妈家拿来的蚂蚁酒补肾壮阳的。我爸不让我拿说‘你拿那玩艺干哈?’我妈说‘那你留它干哈?’我就笑嘻嘻地给拿回来了。”